《天堂电影院》影评:三十年过后,我依旧爱你

《天堂电影院》影评:三十年过后,我依旧爱你

如果将命运比作成一辆呼啸而过的火车,你会不会毫无留恋地登上火车,奔向远方。但是这里会不会有你的心上人与事物让你不舍离去。如果会有不登上火车的机会,你会不会选择留下来,留下来陪着我一起老去,共同奔赴未来。

其实在电影里我们很少能看见缅怀过去的剧情,但《电影院》却是如此。它的成功不单单是因为百度百科上面显示它是一部经典电影,也不是因为其的简介上面那一大串的获奖记录。更多的是它直击心灵的剧情。

作为一部缅怀过去生活,眺望未来的影片,在剧情设定方面也没有过多的大起大落,反而是进行了让人感到舒服的娓娓道来,从平淡的生活中寻发人们的感情触发点。母亲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电话,迟疑的按下了一串电话号码,镜头一转,在镜头另一面,电话那头的另一个女人接听了电话,老人请女人转告自己的儿子,儿子年少时的忘年交不久前去世了。母亲在心里确信他会回来,尽管他们已经30年没有相见过。儿子回来,老妇人躺在椅子上思绪渐渐飞回从前儿子还在这个小镇的日子。

多年以前,镇上的居民亲切的唤他小名多多,拥有三分钟热度的他酷爱观看电影,他经常悄悄地跑到后面的工作时观看如何放映电影,对此他大感新奇。所以他便像个皮猴子般出现在电影放映员艾费多身边,到后来可以说是耍无赖般的让艾费多教自己如何进行电影的放映,但谁都想不到最后胶片在汇报时着火,艾费多虽然被多多竭力救出,但最终结果却难逃双目失明。就这样多多成了电影院新任放映员。转眼间时光不停地飞逝,多多也在一次次的磨难中长大,人生里也经历了第一段专属于他自己的青涩的爱情。

当多多服完兵役归乡之后,他伤感的发现那个当年那个一直陪着自己的女孩谁都不知道去了哪里,他长大了,就开始会有心上人,开始会说爱和喜欢,开始有大起大落的情绪。大概每个人都为感情烦恼过,他会怕这样一段恋情让年轻的多多迷失自己,于是赶走他,需要了无牵挂。很多人都不懂为什么艾费多会认为这个指数云过去回忆里的女人会对多多有如此大的影响。但是,本人在看完整部电影却觉得这个男人的想法大概是对的。然后,踏上行程的多多就真的30年没有再回去。不论发生了什么。直到艾费多去世了,母亲打来了电话,多多这才在三十多年后第一次踏上故乡的土地。

这是一个算得上成功的男人的故事,他经过自己的努力,他开始变得能在罗马立足,他能改善家里的生活,他能改变自己的身份地位,然而,当他再回去,却说,他好像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这里。因为艾费多的几句劝说的话,多多放弃了爱情,丢下了家中孤独的母亲,孤身一人踏上了驶向远方的火车。当他再次踏上故乡的土地时,他已经头发花白,事业有成得,他孤独的坐在报废的电影院里看着艾费多剪辑的专属于自己的电影,眼泪在眼眶里不停的打转。

《天堂影院》的拍摄手法平实而温和,看不到丝毫的故弄玄虚,没有繁冗复杂的各种镜头,没有神情激昂的探讨生命,没有鼓点激昂的音乐,没有令人炫目的色彩。有的只是缓缓流淌的温暖,大提琴深沉的拉响,然后轻缓的音乐随之流淌。影片大部分取景于浪漫的意大利,在电影里,男主人公居住的那个小镇里土黄色的房子和灰蓝蓝的天空到处都是,就这样两个看似对立般存在的冷暖色却又彼此包容般的融合在一起。少年为了运送拷贝的影片在乡间的小路上疲惫的进行着往返,反复出现的是他身后青绿的草地,沾染了淡淡的黄色天空也更加绰约。最开心的是多多深爱的女子接受了他的感情,前来找他。那或许是整部影片唯一一块亮的让人炫目的色彩,女孩子穿了一件艳丽玫红色的大衣,仿佛记忆里初恋的模样,让观众感到幸福的晕眩。在气氛的烘托下,多多情不自禁的吻了她,在玫红的色的映衬下凸显出他们甜美而动荡的爱情。

那种欢笑中带着淡淡哀愁的调调很动人。专业是的我看电影会胡乱揣摩导演的想法,但抛去一切繁杂的想法我喜欢这部电影院里的众生相,喜欢那个摇着铃铛删掉所有接吻镜头的神父。对于我来说,我可能反而会觉得整部影片中唯一的败笔就是初恋情人三十年后的重逢,还复燃了一把。至少我不相信,也不感动。我坚信美中不足适可而止。据说剪辑版里没有这段了,那应该更好。

结尾最好,老头儿把主人公小时候索要的那些被剪掉的吻戏接在一起送给了他,一如当年的承诺。儿时迫不及待的渴望,原来几十年也不过一转瞬就到了,只是两鬓已斑白,斯人已故去。

电影里的成长总是便捷,演员更替,就这么长大了,变老了,没法面面俱到地参与成长故事的方方面面,于是镜头对准那个后脑勺,对准心内保留的一片田地。说那是伤也好,错误也好,相对于岁月的洗礼来说,它更多只是单纯的美好。

对于那种留于心底的东西,就任凭它去挖洞,让人深陷其中,影响人的生命轨迹。我愿意一厢情愿的去相信一直存在于多多心底的艾琳娜没有收到来自众人的怨恨,不是一个背信弃义的形象去存在,她当初也如多多那样热忱得投入了多多的生命,你愿意将它颠覆进人的黑暗中去吗?即使心已经变黑变冷,也有什么能将它拯救回来。就是同样用生命去经历过的,那个电影院,那个放映员,那些被骂骂咧咧地收走的胶卷。彼时的一样事物,跟随血液一起呼吸多年,默默奔波了漫长的时间。然后在特定的一个时刻,以全新的面目被唤醒。那些被长者洞悉了的关爱,其实就是最简单直接的两性相吸。总有些东西可以填满缺口,总会被什么击中,总愿意再去相信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